张晨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站起身想了一下,他拿起桌上的车钥匙走了出去,乘电梯下楼,到了外面的停车场,找到了老谢的车,坐进车里,调整好座椅和倒车镜,张晨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启动车子。

他知道从寰岛泰得大酒店到文明东路,距离很近,几乎就在一条直线上,不过是十几分钟就可以到了。

寰岛泰得大酒店在海甸岛上,张晨驾着车,开到门口的和平大道,朝海城市区的方向开,开出去五六分钟,就到了连接海甸岛和海城市区的和平桥,过了和平桥就是和平北路,沿着和平北路继续往前开,就看到了文明路口的文明天桥。

从天桥下面,往右转是文明中路,往左转就是文明东路,张晨打了左转向灯,手握着方向盘左转上了文明东路,转过去不远,就到了张晨熟悉的那个弄堂口。

这里的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张晨感觉到自己的心“怦怦”跳了起来。

弄堂里面不能停车,张晨把车靠边停在了文明东路上,下了车。

走到了弄堂口,张晨站住了,他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往前走,整条弄堂,几乎都没有什么改变,站在这里,那熟悉的一幕幕,从记忆的深处呼啸而来。

张晨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自己骑在摩托车上,轰鸣着在弄堂里穿行,又仿佛看到自己穿着人字拖,身子左一摆右一摆地踩着自行车,就像眼前的这个骑车进了弄堂的少年一样,朝着弄堂里面越骑越深。

张晨退后了两步,朝右边看看,他看到了自己以前经常光顾的那家录像带出租店,如今已经改成了一家花店,张晨甚至犹豫了一下,是不是需要过去买一束花,顺便看看,老板有没有换人。

张晨定了定神,决定朝弄堂里走去,走了五六十米,眼前就是那幢房子,一楼堂前的大门洞开着,张晨觉得自己的心又“怦怦”跳了起来。

张晨走上门口的台阶,看到门里面,不仅皱了一下眉头,他看到门里的堂前光线昏暗,里面那红漆的木头椅子已经不在了,海霸天以前每次回来,都会坐在这椅子上。

整个堂前空空荡荡的,什么家具也没有,只是停着三四辆自行车,靠近最里面的墙边,原来摆着条案的地方,条案也不见了,而是堆着拆开的叠起来的纸箱子,一直快堆到天花板了。

张晨继续朝里面走,走到了天井那里,他看到了那口水井,还有两个海南妹喜欢一边唱歌一边洗衣服的水磨石台子,有一个妇女在水磨石台子上,用菜刀背“唰唰”地刮着鱼鳞,看到张晨进来,她稍停了一会,转头看了一眼他,然后转回头去,继续刮自己的鱼鳞。

张晨站了一会,开始朝楼上走去,那妇女连问他找谁都懒得问。

张晨走到了二楼,还没走到楼顶,就闻到了一股很呛人的厕所的味道,张晨禁不住又皱了一下眉头。

他经过厕所的门口,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往敞开着门的卫生间里看,整个二楼静悄悄的,三个房间的门都关着,连门窗的颜色,张晨依稀记得还是原来的颜色,只是油漆都已经斑驳,显露出一种破败的气质。

张晨经过原来小林住的那间房间的窗户,朝里看看,里面没有人,但从房间里的摆设和简易的涂层布的衣橱看得出来,这里是出租给别人了。

张晨继续朝前走,走到了原来自己住的房间,里面的摆设和小林那间大致相同,张晨拐过去,走到了原来的办公室门口,也就站在了通往三楼的楼梯口,张晨想起来自己最后看到顾淑芳的时候,她就是站在这楼梯上,双手抱在胸前,从上往下,冷冷地看着他。

张晨不禁颤栗了一下。

他朝窗户里看看,原来的办公室现在应该也是租给别人住了。

张晨站在那里,犹豫着,也支棱起耳朵静听着,除了能听到楼下的妇女菜刀磕碰着搪瓷脸盆,发出的“嘡啷”声外,再没有其他的声音,楼上静悄悄的。

张晨深吸口气,继续往楼上走去,“怦怦”的心跳声连他自己都听得到了。

他走到楼梯的中间,头已经伸出了三楼的楼面,朝四周看看,他瞬间就感觉到气馁了,他听到自己心里的什么地方,有什么东西“嘣”地断裂了,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楼上的三间房间门也都关着,但他看到,楼上脏乱不堪,墙脚堆着垃圾,原来的平台那里,顾淑芳种着各种牡丹的地方,牡丹花已经不见了踪影,而是用红白相间的遮雨布,搭起了一个简易棚,里面摆着灶具,看样子是一个厨房。

张晨摇了摇头,他的心冷了下来,他断定顾淑芳已经不在这里了,她不可能会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生存的,哪怕她再落魄,至少也会把这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更不会允许有人把她的牡丹花移走。

张晨强忍着内心的失落,想了想,还是继续走上去,他看到原来的厨房兼餐厅,顾淑芳做苏州菜给他吃的地方,如今也已经变成了别人的住房。

张晨看到卫生间门的磨砂玻璃,下面半扇已经破了,蒙了一大张马粪纸,再看看自己原来在这里画画,铺着厚厚地毯的,摆着黄花梨家具的客厅,地毯和黄花梨的家具也不见了,里面同样摆着简易床和简易衣橱。

张晨走到了原来顾淑芳的卧室,里面也是一样的情景。

虽然张晨心里已经有准备,但站在那个窗口朝里面看,他还是感觉到了心悸。

他怔怔地站在那里,那一天晚上的情景又回来了,他想到自己站在门口,轻轻一推,让他稍感意外的是,门竟然开了,紧接着房间里的灯亮了起来,张晨看到,顾淑芳坐在床上,怔怔地看着他。

她的眼里噙着泪水,声音有些颤抖地说:“你终于……来了。”

张晨叹了口气,转身朝楼下走去。

他走到天井那里的时候,那个妇女已经剖好了鱼,水泥台上堆着一堆鱼内脏,她转过头来看看张晨,拿着菜刀的手摆了一摆,仿佛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酝酿,她才想起来要问:

“你找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