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说起来让人难于置信,可是细想起来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毛海波因为跟朱一玲谈得来,上床也是迟早的事。一来二去两个人熟了,有事没事总能找到机会在一起。毛海波一直没提自己老婆果静的事,朱一玲也以为跟毛海波之间是爱情。有一天,毛海波还是谈起来了。毛海波说:

“现在温主任也经常不回来,你还习惯吗?”

“跟他在一起没有爱情。”

“没有爱情?”

“是。”

“结婚这么多年了,还是有吧。”

“没有,只有亲情,也是不舍的原因。”

朱一玲跟温亮虽然结婚也有好几年了,可是还没有要孩子。一是为了事业,趁年轻把工作搞上去,二是也想趁年轻多玩一会儿,如果要了小孩,以后就要受累。

“现在温主任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吗?”毛海波说。

“应该没有。”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他也说不上有什么魅力,我想应该没有。”

“如果你这样认为就错了,他毕竟现在当了教管会主任,手里也有了一定的权力。”

“有那么重要吗?”朱一玲说,“对了,你们家果静调到小学去了,一直还有思想情绪。”

毛海波至所以自己一直没说这件事,就怕别人误会他是为了自己老婆的事,故意来跟朱一玲好的。虽然事实上也是这样,可是人嘛,总得装一下,装出一付爱情的样子。

现在好啦,对方主动提了出来。

“是啊,我一直想请温主任给他调到中学来。”毛海波说。

“调回中学好吗?”

“至少她从前就是中学老师,现在突然去到小学,的确有些让人难于接受。”

“其实还是一个心态问题。”

“我也知道,可是势利的眼光来看,总觉得我们得罪了温主任似的。”

“也是,不过,如果她调回来了,我们就没有机会在一起了,不如让她继续在小学里做,最多可以当个官,当个小学校长就行了。”

“小学校长?”

“对啊。”

“这当然好。”

毛海波也想得开,初中老师如果调到小学去,就会被人家认为是不好好干,或者是工作不努力,让领导给下放了,说出去也没面子。知识分子都好个面子,虽然是中小学老师,也算是知识分子中的一员,小知识分子,也把面子看得很重。

“我回去跟温亮说。”朱一玲说。

“如果说不成就算了,也别强求。”

“我的话,他敢不听。”

“看来你在家里还是挺有威信的。”

“那是。”

毛海波以为朱一玲只是说说而已,也没发现温亮有多么地怕老婆,对于这种事,他实在是抱着一种可成可不成的心态。没想到过了三天,果静回来,一脸的兴奋,手里还拎着鱼肉之类的,丰盛的菜类。

“老公,你猜一下,我有什么喜事?”果静说。

“猜不出。”

“你就试着猜一下嘛。”

“不会是叫你调回到中学吧。”

“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