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跟钟良灰头土脸坐在石台上咳嗽着,石台已然坠落到底,周围弥漫着呛人的尘土。

我一边咳嗽着,一边望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心中一片凛然。

到底还是中了某人的陷阱,没想到这里会有如此机关,难怪从头到尾根本没有碰到一点危险,原来最大的危险,竟是在这儿!

钟良一脸沮丧,连看都不敢看我。我没有安慰他,虽然这事儿就算我来,很有可能也是眼前这副局面,但我必须让他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起初我根本就不想让他进来。

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我跟钟良有一天同时陷入像眼前的困境当中,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还有没有机会离开。

我先前跟钟良说让他做我的后勤,结果他这次因为固执己见硬是要跟进来,结果没想到头一次跟着我到了墓室,就碰到如斯困境。

“哥,我……”老半天,钟良满脸愧疚想冲我说点什么,却被我挥手打断。

“我们未必会一直陷在这里。”我一脸坚定冲钟良说道:“如果我们能够出去,良子,以后你可一定要做好我的后勤。”

钟良呆呆的看着我,满脸诧异,估计他根本没想到,此时此刻我还会想着能够出去的事情。

但我现在对能出去抱有满满的信心,仔细想想,刚刚曹刚冲我发笑,恐怕就是故意引我入局,而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应该都是他安排下的产物。

如果刚刚曹刚想要对付我,以他哪神秘的能力,应该不用太费功夫,哪里需要整出这样一个局,让我自投罗网。

于是我在观察清楚现在所处的环境之后,并没想着要怪罪钟良,而是借此提醒钟良,让他彻底绝了今后再想跟我下古墓的念头。

我让钟良跟在我身后,缓缓朝前摸了过去,刚刚我丢出一张追魂符,追魂符飞速射了出去,似是撞在什么东西上,停滞不前,但是纸符上的金光,却能被我看见。

我顺着追魂符发出的光芒,与钟良来到近前,愕然发觉面前是一座高大的石门,石门上,正对我们胸口处,是一个看起来挺深的凹槽,我的追魂符就贴在当中闪闪发光。

“哥,这是什么形状?”钟良望着古怪的凹槽,在用力推动石门无果之后,冲我问道。

我看着眼前奇怪形状的凹槽皱着眉头,如果我没猜错,眼前的凹槽里,应该就是开启石门的关键,问题在于,这样大的一个凹槽中,到底应该放置什么东西上去。

凹槽的形状非常不规则,我仔细看过凹槽里面,发觉里面竟然有深浅不一的孔状小凹槽,那也就是说,放置在里面的物体,应该也是不规则,或者说通体都是凸起的尖刺。

想到这里,我冷不丁想起了先前进入酒吧暗门后,在通道的墙壁上看到的图案,雕塑不就是通体都是尖刺吗!难道开启眼前石门的物体,就是先前我们看到的雕塑实体?

可是这时候我们能到哪儿找这样一个雕塑?急切间,我突然眼睛一亮,猛然记起来,我手里似乎还真有这样一个雕塑!

在鬼市里,花了那么大价钱买来的那尊雕塑,那大小似乎跟眼前石门的凹槽大小看起来,应该能够完全契合。

想到这里,我冲钟良问道:“良子,鬼王钵在手里吗?”

从安溪县出来,鬼王钵我就依照先前说的,一直都让他保管着,此时我心里唯一期待的,就是钟良没有将鬼王钵留在酒店里。

“在我身上,哥,你要干嘛?”钟良的回答让我心里顿然松了口气,于是赶紧让他拿出来,从里面掏出雕塑,然后将雕塑朝石门凹槽里比对之后,安放进去。

钟良瞪大眼睛看着我把雕塑放进石门凹槽,在看到我把雕塑推入凹槽中,雕塑跟石门凹槽完全契合的情景,整个人顿时张大嘴巴,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刚想调笑钟良两句,冷不丁眼前石门一震,然后石门陡然滑开,露出里面的空间,石门内,一丝光亮顿时吸引了我和钟良的注意。

走进石门,钟良还不忘把雕塑从石门上取回收进鬼王钵里。

我们走向前方的光亮,发觉石门深处,竟是一间密室,在密室门口,一颗闪烁着淡白色光华的珠子,呈现在我们眼前。

密室里面肯定有东西,不用多想,我跟钟良一齐进入到密室当中,愕然发觉里面居然是间卧室。

卧室里,除了一张石床,就只有一个箱子,钟良走到箱子跟前,朝我投射过来询问的眼神,我点点头,他这才试着把箱子打开。

可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箱子里面竟然躺着一块闪烁着光华的玉佩,看着玉佩上面的阵字,我眼睛当时就瞪圆了。

阵字诀玉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把玉佩拿在手里仔细观摩,脑子里满是问号。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像古墓又不像古墓,我感觉冥冥中,有只巨手,正在操控着我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

九字阴阳真解,九块蕴含着奇异能量的玉佩,除了在鬼市上没买到的那块,现在我加上眼前这块阵字诀玉佩,就已经拥有六块了。

虽说获得能力越多,我实力越强,可是我怎么总感觉,眼前的一切就是有人故意安排好的。

但要说这些安排好的事,是在害我,我又有些不敢相信,有谁会那么傻,把我实力提上起来然后再害我,这种害人的方法,我倒宁愿它能多来些。

“哥,这箱子里面还有机关!”钟良这时候似是在箱子里面发现什么,冲我大声叫着。

我下意识朝他看去,只见钟良不知道在箱子里面按到了什么,只听到箱子里面一声响,然后就看到原来的箱底一收,就露出下面一个夹层出来。

这箱子里面居然还藏着东西!会是什么宝贝呢?我急忙凑过去看,等我看清楚之后,却有些惊愕的看向钟良。

钟良这时候也有些发傻,不由自主脱口而出道:“怎么会是这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