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庆幸的是,虽然比火锻花费的时间略长,但是好在平稳和温和。

毕竟要是火锻的话,他应该要噼噼啪啪的敲打一两天左右的。

嗯,这是指初次锻造的情况下,要是六阶锻造术,熟练了,锻造一星法器,应该能缩短到几个时辰。

大多都在抱着一本术法书本参悟,偶尔有些人在尝试着什么,手中灵光涌动着。

三天下来,显然已然有不少的人初步悟道了。

毕竟这次大佬无数,对于一阶术法的参悟,如果还是自己所修的道路的一阶术法的参悟的话,对不少人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

让张德明愣神的是,进入光球塔后,祭坛上的光幕护盾竟然消失了,他甚至看到了几人再交流着悟道。

这算降低难度?还是正常情况?

而他的木土锻造,应该能缩短到小半天,毕竟术法虽然精通了,也得上手啊!

而且火锻还需要上手,手生锻炼手感一说呢,这种地锻造算是帮他避免了这个麻烦。

思绪间,张德明脚下的祭坛已经停了下来。

张德明发现,自己此刻处在了一个光球形成的塔型空间中,周围全是光球,围绕着他旋转着。

而他所在的位置,就是塔型光球的第一层,周围不少的人正在考核中。

“检测到考核者天资考核已经全部完成,请继续才情考核!”

张德明思绪时,一排信息浮现,面前再次出现了一堆的图纸选择。

张德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面前的依旧是一星法器图纸,只不过之前给的是最强就能锻造出一星下品法器,如今给的是极品、上品、中品的所有图纸。

正常来说,这是很合理的步骤。

毕竟一阶炼器术是学徒级术法,极限是锻造出一星下品法器,更多的是锻造出不入星的学徒期使用的法器。

二阶炼器术,才是锻造一星法器,三阶是一到二星法器的。

四阶法级术法,锻造的是三星以下的法器,也因此,三星法器和一二星比,有着一个大跨越。

至于四星以上的法宝,法级五阶的炼器术也有些艰难,大多需要法级六阶才能初步锻造出来。

因此正常来说的话,第二层考核二阶炼器术,给一星锻造图纸是正常的选项。

三年零基础入门,一口气蹦到法宝炼器师还不能通关,你要哪门?

张德明轻轻伸手,点了下四星法宝选项,图纸依旧如海,在这里宛若法宝图纸和法器图纸没什么区别似的,都是低级大陆货。

那接下来他要炼个啥呢?

对了,他似乎还有个交易没完成来着!

之前说的过段时间,如今已经三年半了,对于修士来说,这也算段不短的时间了,要不是童侯那家伙变成了一个奶娃,估摸着早就催促了吧!

但是张德明看了看天空,头顶巨大的光球塔里,最高的人已经跑到第三层了。

而这破塔,拢共就五层,算上塔顶的话,也才六层。

考核倒计时时间也已经降到只有两年了,三天来,考核最长时限被这些妖孽生生成绩给顶掉了一年。

“能否选择锻造其它星级法器?”

张德明心神微动间,触碰着令符徽章,令符微微闪烁了一下。

“因传承者天资考核已然拉满,外加炼器术的特殊性,炼器考核可不用逐级进行。”

这是······前置好的回答?还是这秘境里还有地灵存在?

张德明思绪闪烁时,面前的光幕已然出现了变化,不再只是一星的图纸了,而是从一星法器到四星法器,简直如繁星。

为啥只有四星法器?

想到这里,张德明不再迟疑,直接选择了隐匿法波选项。

“请选择细分:变化、隐身、易容、化身、替身变化······”

张德明迟疑了片刻,选择了替身变化选项。

“请注意:替身变化锻造属于隐匿类高难度锻造,虽然对此有加分项,但难度颇大,请谨慎选择,另外顶替者记忆材料需要自行提供!”

“是否确认选择此锻造图纸?”

选的就是你,要不是你,我选个普通天灵门有的图纸,这个阶段别人是又考核又拿奖励,我岂不是只有考核?

“是!”

“选择确认,祝你考核顺利!”

信息完成后,张德明面前祭坛再次翻滚,一团的材料被吐了出来。

看着三份完整的四星材料,张德明忍不住笑了,这简直赚翻了啊!

四星材料数千灵石一份,而这里的三套,每套起码几千到一万灵石,一个考核,外块就白捡三万灵石。

快抵得上他之前二阶段杀虫的所有收入了,对于一个穷鬼来说,这是个非常好的阶段。

‘等等·····我他么是不是傻?

为嘛要跳级考核?

一路搞上来,不能多收入不少材料嘛?

蚊子腿再小他么不是肉啊!’

反应过来后,张德明心情有些不美丽了!

看了看手中的一星下品灵剑,无语的将其收了起来,看着一地的材料,有些心疼。

‘算了,一阶阶考核上去,万一被人捷足先登,拿了第一就得不偿失了!’

张德明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抬手一挥,一粒奇异灵种再次飞进了前面的‘花盆’锻造炉中。

眨眼间,一株奇异的幼苗诞生,十数根的血红藤蔓从其周围冒出,在张德明的掌控下,抓取了一份材料,重新扎进了土里。

做完这些,张德明盘腿坐了下来,锻造已然开始,他却没有入定。

替身变化类隐匿法宝,除了实体材料,还有一份虚拟的材料需要添加,那就是记忆。

所谓替身变化,就是用此法宝变成另一个人,法宝还会提供相应的记忆信息,帮助隐匿者完美演绎。

算是一种比较高级的隐匿手段,同样的也比较难锻造,也就贵不少。

张德明对着材料堆一招手,材料堆里飞出了一枚透明的灵珠。

嗯,这是婴灵珠?

霍,真是大气啊!

如果说张德明之前得到的鳕鱼妖丹非常适合承载记忆,作为材料锻造的话,这婴灵珠就是此类法宝的最好选择。

众多承载记忆的材料中,婴灵珠绝对不是最顶尖的,即便四星材料中都不是。

但是承载记忆后,用来锻造替身变化类法宝的话,那么它就是最好,最合适的,没有之一。

看了看旁边这样的材料还有两份,张德明心里忍不住的笑了。

难搞!

这破身份哪去弄?

等等,身份!

想到这里,张德明心神快速内敛,来到育灵空间,看着漫天的光点。

似乎可行?

之前他老早就知道,这些光点也属于一大资源,还是最有潜力的资源,只是修为不够,没法用而已。

如今······似乎可以变相利用了!

思绪间,张德明一招手,众生册和监控精灵浮现而出。

“筛选悟道者!”

“请主脑输入赛选条件。”

拿着婴灵珠,张德明在思考这记忆如何塞,如今他有三份现成模板,李正坤、冰雪熊王这两个是完整的记忆,曲文柏只有大半个记忆。

三个都有完成的身份,但是······李正坤张德明如今在用,熊王······给童侯?

这也太不对口了,即便人家最后勉强要了,也容易被砍价,卖不出好价钱。

至于曲文柏,不仅不全,也实在有些不适合作为材料,有些东西涉及太多,所以要自己用心神道术编织一份记忆么?

但是替身变化的优势不就是有着一个真实身份么,搞个假的,完全没必要塞记忆了,假的身份还塞什么记忆进去啊,干嘛不直接锻造成伪装变化或者易容法宝?

“已经死亡、最好灭门的修士,关系网不能太多,最好寡了,对了,优先在武灾死亡者中赛选,应该有不少这样的目标。”

“条件生成,筛选中······”

“赛选完成,一共筛选到符合条件的悟道光点成员一百二十一位,散修六十五,小宗门三十四,天灵门弟子二十一位。”

随着监控精灵的闪烁回复,众生册上不停的翻动,一页页全是这些人的资料,不过全部是灰色,显示已死亡。

张德明快速浏览着这些人的基础信息,片刻找到了一个目标。

姓名:霍仲斌

修为:高级学徒

所属:散修

地址:峦州、鱼象城、小灵潭坊市散修。

“就他了,显示此人详细信息!”

“此人乃武灾祸乱中死亡的修士,属于联盟悟道者之一。

不过作为预备役成员虽然拥有一定资料,但是属于监控2.0版本时期死亡的预备役成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