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氏月前送去晋阳王府的那对金锤到底是不是纯金的,小桃儿也说不清楚。不过据说崔慎不知从哪得知了某赵王的疑惑,自己做主又命人送去了一对纯金的,才算是解了后者的疑惑。

但这并不代表原来的锤子就不值钱了,实际上真要论价值,怕是一百个金锤也换不来这一只。

关楼对面营火照耀的帐前空地上,随着李成掀开一个近三尺宽的铜角木箱,众人便被期间火光反射出的金芒闪花了眼。

只见锦布垫衬之上,一对人头大小、闪耀着紫金光芒的长柄尖头锤正静静的躺在箱子里。锤柄刻有横断云纹,锤头雕着蟠龙玄火图样,古意盎然,倒像是件工艺品。

“这是……赤铜?”

司马长安算是见多识广的,然而李大德待上前摸了摸手感,又稍微掂了掂重量,便皱眉摇头。

非是赤铜,而是紫金。

当然了,这是后世的叫法。只因其色泽偏紫又相对稀有而被奉为毛子的国金,所以也叫“毛子金”。但其成分其实是金属铑,和金没有半毛钱关系。

眼前这两坨紫金,绝逼生错了年代。

金属铑的熔点比铁还高了近700℃,是黄金的两倍,密度和硬度都是铁的近两倍,且是伴生矿,只偶见分散于各种矿石之中。别说是这个年代的冶炼技术,便是再过一千年也是极难搞的玩意儿。

所以,崔氏怎么可能有这种技术?难不成又有人穿越了?

不等他开始惊悚,得了交待的李成便上前开始卖弄,啊不,是讲解起了始末。

大自然是神奇的,这对紫金锤其实是崔氏在房山的矿区里挖出来的一对疑似陨铁的东西,大抵是被雷给劈过,外边还黏了一层琉璃状的石块,锤敲不烂,火烧不化。初时的形状像是对长残了的葫芦。

恰好那阵儿某赵王“力拔山兮”的传说在太原盛行,慢慢传到了井陉,便有匠人给崔综出了个主意,用磨刀石日夜打磨,耗时近一个月,才搞出了这对锤子。

所以说它现今的价值比黄金贵,一点儿问题没有。

当然了,也幸好不是黄金,不然李大德绝逼不会带着上战场。这要是被谁一刀砍出个缺口来,怕是得心疼得他好几天睡不着。

而现在嘛……

“俺来试试!”

不等其他人说话,向来自诩军中第一猛将的罗士信便不顾秦琼的拉扯,见猎心喜的挤到前面来,伸手去捞。

周围一片安静,李大德挑了挑眉,嘴角含笑。其他人则是脸色古怪的看着好半天都一动不动的罗士信,不明白这货都捞了半天了,咋还不拿起来。

“啪!”

一声脆响,握住锤柄的手掌变成了两只。

罗士信的脸色慢慢涨红,随着“哐啷”一声轻响,锤头慢慢抬起,却又很快的掉了回去。

“呼……不行不行!这锤子是甚造的,怎地会这般沉重?”

后者甩着发酸的胳膊摇头,顿时让其他人诧异起来。

不过人头大小的东西,能有多重?

“某来试试?”

秦琼揣着好奇先扫了一眼李大德,见后者歪了歪下巴示意,便撸着袖子上前,而其他人也都让开了位置,一脸好奇的看着场中。

站去一旁的李成与郭通几人相对暗笑,颇有些幸灾乐祸。

这毕竟是他们一路带过来的,感受最是深刻。当初装车时,六个大汉抬这个一个箱子还差点累趴下,可见分量。刚才罗士信居然能拿起一只来,虽然只是短短几息,已然让他们很惊讶了。

更惊讶的还在后面。

就见秦琼来到马车前,先是歪头打量了一会儿,后又抬脚清了清地面上的土块杂物,原地扎了个马步,这才双手握住其中一只锤柄的上端,吐气开声:

“嘿!”

“哐啷!”

紫金锤应声而起,随着他的动作移到身前,瞬间搏得一片喝彩。

“好!”

“叔宝威武!”

“不愧是秦叔宝,硬是要得!”

眼见这边气氛热闹,便是周围远远观望的士兵也都忍不住走近,不明所以的跟着吃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