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山七千米处,掌权长老的洞府散落。

林霄直奔冲虚殿,虽然遭遇到阻拦,但有冲虚令,还是通过了,抵达冲虚殿门口,门口那两个炼法境的剑卫如同雕塑般的守卫着殿门。

不等剑卫开口,林霄立刻取出冲虚令,而后 进入冲虚殿内。

冲虚真人并不在殿内,也不知道去了何处,林霄进入一间密室,开始闭关。

先调息,将自身的状态提升到极致之后,林霄开始要突破炼法境。

意识沉入体内,入主元神。

剑之规则之力在林霄的掌控之下开始凝聚起来,凝聚成一缕光芒四射的剑影,看起来有些虚幻,但其光芒却锐利至极璀璨绝伦,更是弥漫出一股惊人的剑威。

当这剑影变得清晰时,就意味着剑之规则达到一成。

璀璨的光芒渐渐内敛,那剑影也似乎变得朴实无华,返璞归真,在林霄的掌控下立刻往元神飞掠而去,落在元神上。

按照正常的方法,就是稳稳当当的融炼,应该是一点点的融炼入元神,但此时此刻林霄却掌控那一道剑影直接刺入元神当中。

当剑影刺入元神的刹那,林霄立刻感觉到元神传出了一阵剧痛,那种剧痛比被真剑刺入身躯还要更加的清晰、强烈,元神不禁颤抖起来,仿佛要崩溃。

好在元神意志强韧至极,而且元神强度过人方才承受住了。

风险!

那就是强行融炼规则之力入元神的第一重风险,直接的剧痛,如果承受不住,融炼失败、元神受创,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才能恢复。

剑影入元神,林霄承受着被贯穿的剧痛,强行融炼起来。

元神上光芒大作,剑影完全刺入元神后散开,化为一缕缕的剑气绽射,剧痛暴增,如万剑穿身般的痛苦,饱受摧残折磨,堪称酷刑。

九百里神力海的元神展现出惊人的韧性,配合上林霄那强韧至极的意志,完全撑住万剑穿身般的剧痛,一丝丝一缕缕剑气在仿佛燃烧起来的元神力量之下被一点点的炼化,被炼化的部分,则一点点的融入元神,是真正的融入,如同血脉相连的融入,化为一体,再不分彼此。

随着剑之规则一点点融炼入元神,剧痛也在一点点的减轻。

林霄完全忘记了外界的一切,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只沉浸在剑之规则的融炼当中。

冲虚真人返回冲虚殿,剑卫已经告知林霄前来。

“竟然是在突破炼法境。”冲虚真人对冲虚殿的一切了若指掌,稍微感受一番便知道林霄在哪里在做什么,旋即眉头微微皱起:“这是……竟然如此冒险,太冒失了。”

因为冲虚真人也感应出林霄采取了极其冒险的突破方法,那就是强行融炼规则之力,是直接将规则之力塞进元神内再将其炼化,如此在彻底炼化规则之力前,元神就会无时不刻的承受着规则之力的侵入所带来的剧痛。

若是采取第一种方法的话,那就是从外部一点点的炼化,不会感到什么压力和痛楚,风险极低。

但林霄已经开始炼化了,除非失败,否则不能干预不能强行终止,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冲虚真人面色有几分凝重,脑海冒出一个念头:“我这徒儿看起来不是鲁莽之人,既然选择第二种方法突破,想必已经清楚其中的弊端,并且有把握。”

想是这么想,但冲虚真人内心还是不免有几分担忧,毕竟这弟子的天赋相当惊人,放眼御剑宗古往今来能列入前十的那种,好好培养,未来可期。

到时候就如同林天磊所说的,一门双法相,震惊玄光域。

……

“降级为外宗长老!”肖长老听到这惩罚之后,直接就沉默了,内心却充满了不甘。

凭什么?

自己堂堂一尊炼法三境的内宗长老,却只是因为一点小小的‘错误’就要被降级惩处,还是直接降级为外宗长老,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般的。

但就算是再不服气,肖长老也知道,无力回天,起码现在是如此。

因为他的确是违背了宗门的规矩。

宗规不可犯!

这不是随便说说的,当然,以他内宗长老的地位,违反些许宗规,只要没有触及宗门的利益其实也不算什么,很多时候其他长老知道了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水至清则无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